戏子的博客,记录个人工作、生活。

0%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首歌的故事,Adele说这首歌改变了她的生命,当她写下并唱出这首歌,或在每次巡演时演唱这首歌,它都在一点一滴的改变着她。

这是她为新专辑写的第八还是第九首歌,就是那张分手专辑,她表现得非常激动。因为这首歌里的那个男人,改变了她的命运。他们曾经非常相爱,过得非常开心,在一起的时光非常美好。他们现在仍然是朋友,在一次演唱会上,Adele在演唱这首歌说非常有必要也很重要,必须要跟前男友分享这首歌的种种,尽管他们的感情结束得非常痛苦。她依然会哽咽着说道:他真的很幽默,他真的非常棒,我原谅他了,相信他也原谅我了,因为我真的全心全意付出,我知道我在这首歌这张专辑中扮演受害者,那个可怜的男孩,在这首歌走红后,被所有人视为一个大坏蛋,但他其实真的很好。这张专辑销量已经突破一千万张,我必须得跟他分享这件事。因为也许20年后,我跟当时的老公或孩子说我曾经是流行天后超级巨星,有过一张畅销专辑,他们可能会说“mom fuck off”,它将变成一件仿佛不真实的事。我们分手了但还是朋友,虽然没有经常混在一起,因为多少会有点尴尬,我怕他以为我想要重修旧好,我并没这样的想法,哈哈。他现在非常快乐,这样对他来说非常好。

Read more »

很庆幸自己能活这么久,站在此时此刻的人生节点上,可以闻到更好的时光还在后面。

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似乎人生的前半程,都是在一片鸿蒙中打滚。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不知道明天和今天会有什么不同。也不知道如何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如何处理与其他人的关系,如何取得想取得的,留住想留住的,以及摆脱想摆脱的。似乎所有的得失,都只是随机的事件,而我只是被时光推挤着前行,如同被挤入地铁一样身不由己。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却又无可奈何。自己空有一份力气,却无处去使,只能任由摆布。我不是那种在人生的早期就知道自己这一生要干什么的人,我也不是那种有某一样特别才华的人。但我也有自己的爱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最主要的,有想要找到价值的欲望。这股欲望既引领着我,同时也不断折磨着我,直到现在我才渐渐品味到得偿所愿的快乐。

Read more »

人是不是都有一段特别难熬的时光。

在这段时光里,所有的苦痛纠结失败情绪都只能一个人承受,颓废到承受不住生命的力量。别人走不进来,自己也跨不出去。

有时侯会笑的特别灿烂,过后,是更大的落寞感,孤独感,挫败感,失落感,无归属感,以及不确定感。

人矫情起来真要命,听什么歌都他妈觉得像自己。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拥抱,哪怕来自陌生人,真他妈矫情。

可现在的我,就是需要啊。

平常不爱打游戏,却偏爱看游戏主播打游戏,看托马斯(熊猫直播房号:20641,外号:狗贼[说自己再堵桥就是狗贼,然后…]、北京帅托托[自封的]、托雷斯[雷贼准]、300肥托托[自称体重300斤])的直播两年多了,也是偶然点进去的,但是很吸引人。枪狠话不多,经常队友全躺,一人干翻四个再救队友。声音让人很舒服,异常谦逊低调,没事儿喜欢哼几句小曲,有时候恶搞一下队友或者开个玩笑有种莫名的萌感。对老托这种人莫名好感,可熊猫平台要倒闭了,老托不仅礼物分成拿不到手,还被拖欠着工资。昨天看微博,老托已经与熊猫正式解约,不知会去哪个平台,20641暂时失去连接。

托马斯在熊猫最早是播h1z1的,那个时候看的只有三五百人。玩h1z1的时候托马斯的游戏风格就是刚,满图开车找人杀,见到人就像疯狗一样,四排经常手枪一挑四。现在托马斯单排吃鸡还有过去玩h1z1的疯狗的影子。玩黎明杀机以后人和屠夫都玩的不错但是人气最多也只有一万多,真正起飞的时候就是绝地求生大火以后,因为绝地求生是h1z1的优化版本,所以托马斯的老习惯开夺命车找人的习惯还是没改,只是又加进了收过桥费的习惯。

托马斯这人比较有素质,说话风格低调,三观正,北京口音和说话声音都很舒服。缺点可能就是玩游戏太艺高人胆大,经常决战圈喜欢开车一个人打好几个,会有一些神装翻车的情况。

Read more »

活得年头多起来之后,很难再明确的回忆起某件事发生在哪一年。时间变得不再激烈,但往事却在交织纠缠,许多不可能的事还以为理所当然,而那些早已发生的事实却总需要确认再三。

这些事往往都发生在梦里。纵使过了做梦的年纪,也依然会有美梦,有噩梦,有能轻易按照弗洛伊德按图索骥的梦,还有一些不知所云得让人拍案叫绝的梦。但与年少时的最大区别,是有越来越多明知是梦的梦。在这些梦里,有不曾实现的愿望,有毋须弥补的过错,有仇恨背后的和解,有始终羞于开口的依赖,还有离开了却又回来的人,他们在梦里,有一场亲切的重逢。

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而不是真真正正的现实。所以这种梦做多了并不好,容易把梦境与现实混淆。同时,越多这样的梦,下次就会越早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可能每个人始终在梦中反复出现的都是那几件同样的事。

当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之后,以前会一下就惊醒,现在反而会摆摆手继续做下去,甚至闭着眼都能看到自己蜷缩在枕头里自嘲的笑容。既然又梦到这里,就这样吧。

更多时候,就只是“昼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者说,是那些起床之后蹲在厕所里能想起来搜索一下的梦。所有这些梦,在“周公解梦”里都能找出来好几个解释,有些能相互印证,有些凶吉完全相反。但不管怎样,看来大家除了明知是梦的梦之外,梦到过的东西都一样。在给解梦类网站带来几个点击之后,这些梦都在早高峰的时候统统被忘掉。

做梦同做爱一样,也是一项夜间或早晨的福利。我想我应该不会听从那些“每天只睡4小时”的成功学鸡汤而把这样的大礼买椟还珠。每个白天,从马桶上站起来之后就是战斗状态。要并线、要抢道、要甩锅、要争功、要倾轧、要离间、要摆脱已经发生的事,却又总要等待还没发生的事…

最后的结果就是,梦可以明知是梦,而生活却不知是否一定要是这样的生活。

Read more »

如今似乎已经不流行写博客了,在个人博客没落的时代,坚持个人独立博客输出,似乎是逆势而为。多年来,读了很多别人的博客博文,受益匪浅。但是,现在很多优秀的博客都不再更新,一些针对性意见很强博客也相继被屏蔽访问,我也就没什么博客博文可读了。在微博、微信、自媒体、轻量级快餐式消费横行的年代,总觉得生活缺了些什么。

我并未从事互联网相关行业,也不是什么技术大牛,但我的博客算是最早一批的中文互联网独立博客了。我的博客建立于2004年,那时候国内的新浪、网易等大厂也都刚推出博客服务不久,独立博客更是少之又少。

想必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开博客的那一刻,是想着以后要经常多写,记录自己学习、进步、经历的方方面面。但是开了博客之后,可能写了一篇、两篇甚至0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Read more »

最近ins上兴起的#10yearchallenge,人人把十年前后照片一拼,除了对比样貌转变,相信也不禁惆怅:一恍便十年,做好了一个「人」没有。

刚巧,五月天阿信推出新歌《一半人生》,韩寒填词。是电影《飞驰人生》的主题曲,也恰好成了大家「挖」旧相片时的最佳配乐。

《飞驰人生》

Read more »

我没见过大海之前,我就一直在家乡的海员技校学习。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海员,不是因为能遨游大海,而是因为能挣钱。

我的家乡在内陆城市的一个乡下,离大海很远,我见过的最大的水泊也就是在海员技校不远处的人工湖。大海,只是我在学习怎么当海员的时候在操作试验教室的大屏幕上看过。

母亲告诉我:“农民的孩子读书不用功就要学点技能,海员是我们这里最挣钱的。只有你挣了钱,你弟弟将来才能继续念书。”

在两年的技术学习后,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走出海员技校我才发现,我还没办法顺利地出海。

家人花钱、托关系打点了一番后,我被通知可以去当一艘远洋货轮的水手。合同期两年,薪水是每月一千美金。这对我们家来说是天大的喜讯。但我知道,为此我们也付出了一万元人民币。

一周后,父亲送我去火车站,我要去离这里一千公里的海港城市登船出海。父亲告诫我,出去工作一定要忠诚、认真。

Read more »

有些人离开了,你再也见不到她,只好当她已经死了。 有些人死了,但是还留在心里,想起的时候喝杯酒,酒进入肠胃,渗入血液,抵达了心房,就遇见了她。

1.达日罕·阿克塔出生于呼市,成长在牧区。他在草原上长大,后来到了北京。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房间里发呆,无事可做。朋友说他认识一个录音师,或许可以介绍我进剧组。于是,我就跟朋友一起去了阿塔的家。
那时候阿塔租住在通州,房间三室一厅,三人合租,三个人都是蒙人,也都是在剧组做录音。

那天下午,阿塔一脸胡子拉碴,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只问了一个问题:你会喝酒吗?
我说,我还行。
阿塔说,那就可以。
可是喝酒跟干录音有什么关系?
阿塔说,废话,我喜欢喝酒,不会喝酒的人不带,就这么简单。

从那天起,我就知道阿塔他妈的是个酒鬼。
跟阿塔第一部电影在内蒙开机,那里恰好是阿塔的家乡,到达呼市的第一天,阿塔就召集一帮朋友喝酒,满桌蒙餐,围绕十几瓶高度酒,我心想让阿塔震撼一下,接连喝了四杯,然后直接就醉倒了,满世界都闪着星花。
第二天阿塔说,这小子还行,喝酒很生猛,以后带他出来吓唬人可以,也许是这个原因,我跟阿塔干起了录音。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