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的博客,记录个人工作、生活。

0%

活得年头多起来之后,很难再明确的回忆起某件事发生在哪一年。时间变得不再激烈,但往事却在交织纠缠,许多不可能的事还以为理所当然,而那些早已发生的事实却总需要确认再三。

这些事往往都发生在梦里。纵使过了做梦的年纪,也依然会有美梦,有噩梦,有能轻易按照弗洛伊德按图索骥的梦,还有一些不知所云得让人拍案叫绝的梦。但与年少时的最大区别,是有越来越多明知是梦的梦。在这些梦里,有不曾实现的愿望,有毋须弥补的过错,有仇恨背后的和解,有始终羞于开口的依赖,还有离开了却又回来的人,他们在梦里,有一场亲切的重逢。

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而不是真真正正的现实。所以这种梦做多了并不好,容易把梦境与现实混淆。同时,越多这样的梦,下次就会越早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可能每个人始终在梦中反复出现的都是那几件同样的事。

当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之后,以前会一下就惊醒,现在反而会摆摆手继续做下去,甚至闭着眼都能看到自己蜷缩在枕头里自嘲的笑容。既然又梦到这里,就这样吧。

更多时候,就只是“昼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者说,是那些起床之后蹲在厕所里能想起来搜索一下的梦。所有这些梦,在“周公解梦”里都能找出来好几个解释,有些能相互印证,有些凶吉完全相反。但不管怎样,看来大家除了明知是梦的梦之外,梦到过的东西都一样。在给解梦类网站带来几个点击之后,这些梦都在早高峰的时候统统被忘掉。

做梦同做爱一样,也是一项夜间或早晨的福利。我想我应该不会听从那些“每天只睡4小时”的成功学鸡汤而把这样的大礼买椟还珠。每个白天,从马桶上站起来之后就是战斗状态。要并线、要抢道、要甩锅、要争功、要倾轧、要离间、要摆脱已经发生的事,却又总要等待还没发生的事…

最后的结果就是,梦可以明知是梦,而生活却不知是否一定要是这样的生活。

Read more »

如今似乎已经不流行写博客了,在个人博客没落的时代,坚持个人独立博客输出,似乎是逆势而为。多年来,读了很多别人的博客博文,受益匪浅。但是,现在很多优秀的博客都不再更新,一些针对性意见很强博客也相继被屏蔽访问,我也就没什么博客博文可读了。在微博、微信、自媒体、轻量级快餐式消费横行的年代,总觉得生活缺了些什么。

我并未从事互联网相关行业,也不是什么技术大牛,但我的博客算是最早一批的中文互联网独立博客了。我的博客建立于2004年,那时候国内的新浪、网易等大厂也都刚推出博客服务不久,独立博客更是少之又少。

想必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开博客的那一刻,是想着以后要经常多写,记录自己学习、进步、经历的方方面面。但是开了博客之后,可能写了一篇、两篇甚至0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Read more »

最近ins上兴起的#10yearchallenge,人人把十年前后照片一拼,除了对比样貌转变,相信也不禁惆怅:一恍便十年,做好了一个「人」没有。

刚巧,五月天阿信推出新歌《一半人生》,韩寒填词。是电影《飞驰人生》的主题曲,也恰好成了大家「挖」旧相片时的最佳配乐。

《飞驰人生》

Read more »

我没见过大海之前,我就一直在家乡的海员技校学习。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海员,不是因为能遨游大海,而是因为能挣钱。

我的家乡在内陆城市的一个乡下,离大海很远,我见过的最大的水泊也就是在海员技校不远处的人工湖。大海,只是我在学习怎么当海员的时候在操作试验教室的大屏幕上看过。

母亲告诉我:“农民的孩子读书不用功就要学点技能,海员是我们这里最挣钱的。只有你挣了钱,你弟弟将来才能继续念书。”

在两年的技术学习后,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走出海员技校我才发现,我还没办法顺利地出海。

家人花钱、托关系打点了一番后,我被通知可以去当一艘远洋货轮的水手。合同期两年,薪水是每月一千美金。这对我们家来说是天大的喜讯。但我知道,为此我们也付出了一万元人民币。

一周后,父亲送我去火车站,我要去离这里一千公里的海港城市登船出海。父亲告诫我,出去工作一定要忠诚、认真。

Read more »

有些人离开了,你再也见不到她,只好当她已经死了。 有些人死了,但是还留在心里,想起的时候喝杯酒,酒进入肠胃,渗入血液,抵达了心房,就遇见了她。

1.达日罕·阿克塔出生于呼市,成长在牧区。他在草原上长大,后来到了北京。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房间里发呆,无事可做。朋友说他认识一个录音师,或许可以介绍我进剧组。于是,我就跟朋友一起去了阿塔的家。
那时候阿塔租住在通州,房间三室一厅,三人合租,三个人都是蒙人,也都是在剧组做录音。

那天下午,阿塔一脸胡子拉碴,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只问了一个问题:你会喝酒吗?
我说,我还行。
阿塔说,那就可以。
可是喝酒跟干录音有什么关系?
阿塔说,废话,我喜欢喝酒,不会喝酒的人不带,就这么简单。

从那天起,我就知道阿塔他妈的是个酒鬼。
跟阿塔第一部电影在内蒙开机,那里恰好是阿塔的家乡,到达呼市的第一天,阿塔就召集一帮朋友喝酒,满桌蒙餐,围绕十几瓶高度酒,我心想让阿塔震撼一下,接连喝了四杯,然后直接就醉倒了,满世界都闪着星花。
第二天阿塔说,这小子还行,喝酒很生猛,以后带他出来吓唬人可以,也许是这个原因,我跟阿塔干起了录音。

Read more »

用网易云音乐三四年了,从入驻开始,就是一枚忠实的小粉丝,别的音乐APP就用得很少了。在网易云音乐,可以听很多我喜欢的小众歌手的歌,有俄语、日语、西语,有古风、有民谣、有流行。很多同学都说,网易上听不了周杰伦,听不了林俊杰,听不了陈奕迅…很多很多人的歌听不了。所幸,这些我都不大听的,也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

今天,网易云音乐发布了以“遇见你真好”为主题的年度听歌报告。对于很多网友来说,这份听歌报告和支付宝推出的年度账单报告(尚未公布)成为了新的跨年标配,网易云音乐推出的这份年度听歌报告成为了今日社交软件里分享最多的素材来源。

Read more »

第一次听到You had me at hello是在电影《甜心先生》的对白里,这部电影由阿汤哥(Tom Cruise), Cuba Gooding Jr, Renée Zellweger所主演,在当时得到或被提名多项电影奖项。这部电影里有很多精彩对白,留下深刻印象的有这两句:(1) You complete me. (2)You had me at hello。

  • You complete me.
    这句话在电影中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时Jerry和Dorothy刚刚形成主雇关系,彼此还相当的陌生,在电梯里看到了一对情侣以手语沟通,男的对女的比了一句话,女的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Jerry随意说了句他很好奇那男的说了什么,Dorothy刚好会手语,就告诉J说那句话是You complete me.
    Complete有完整、完成、全部的意思,可做为形容词或动词使用,因此You complete me 可以直接翻译成:"妳使我变得完整";或者反过来说会比较像中文一点:"没有妳,我就不完整了。"有些通俗的说法,把自己的情人或是伴侣说成是另一半(the other half) ,和这句话有异曲同工的味道,因为一个人如果少了另了一半,那就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了。这么说来,you complete me ,实在是一句最顶端的情话。
    这句话第二次出现时,Jerry 和Dorothy 已经结婚了一阵子,并形成了半分居的状态,一天Jerry 的事业在一连串的打击后有了重大的突破,他从现场一路赶回到Dorothy 姐姐的房子,当时大概有七、八个失婚的女性在场座谈,J看到了Dorothy 后,隔着长沙发讲了一长篇大论的废话,一直到最后二句,才说出了:"I love you. You…complete me! "
  • You had me at hello.
    Dorothy 在听Jerry 那一长篇大论时候,一脸困惑,直到听到Jerry 最后两句话时,她叫Jerry 闭嘴("Shut up!" ),镜头照出了Jerry 错愕的表情,紧接着D说:” you had me at hello.” J 听到了马上放下公事包,走到D的面前,两人互相拥抱,在场的失婚女性们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You had me at hello 意思大概是说:当我们打招呼的时候,你就已经拥有了我。"或者也可以说:"当你对我问好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这句话的味道有点像中文的"一见钟情",也有点像是张洪量的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其中一开头的歌词说:"莫名我就喜欢妳,深深的爱上妳,从一见面的那一天起。"但是又有一点差别。
    中文的一见钟情,是第一次见面就爱上对方,第一次见面,可能只有几秒钟、几分钟、也可能是相处了几小时、或是几天,之前可能知道对方,也可能不知道对方。You had me at hello ,这个at hello 是指打招呼或问好,两人在此之前不一定见过对方,也不一定知道对方。
    无论怎么说,you had me at hello 这句话,都是告诉对对方的爱意有多么的深刻,只要你对我表示一点友好的意思,那怕只是打一声招呼而已,你就能够拥有了我。
    You had me at hello 和you complete me 都是最高的情话,但是在感觉上前一句话,情感的成分大一些,后一句话还加入了理智的成分。

    "You complete me.","I love you. You…complete me! "

阿汤哥的这段深情表白和那对湿润的双眼交相辉映。
换作任何女人都会缴械吧。

上一次兴奋到浑身发热,还是把赛扬300A超频到450兆赫的时候。身体如摩尔定律般长高,觉得距离1GHz只差一罐液氮,心里装着只有一心一意才能装下的事情。

记得那时看到一篇报道,英特尔说“到2011年的时候,我们都能用上10GHz的电脑”。十几岁的你笑这家美国公司野心不大,现在你说出这件事,只是想给大家讲个笑话。

2018年,没等来10GHz的电脑,也再也没有一心一意的机会。学会了MMX、SSE、AVX,TSX和AEX等十八般武艺,领导说你是“业务中坚”,其实你知道你只是个挣扎着适应环境的执行人员。

好在熟稔让你变得老练,打点好前端后端的各种关系,再低的IPC也可以不动声色。毫无指摘地把锅甩给温吞的硬盘,你想你可能明白了什么是sophisticated,就是心里只寻思自己那点14nm的柴米。

但越是老练越让你厌恶风险,你给自己加了iCache、dCache、iTLB、dTLB,IOTLB等各种保险,但每次分支预测失败还是要彻底打乱你的流水线。即便凭借经验已能做到99%的正确,却能又让你掉入Spectre的窠臼。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左右为难的时候,自己的窘样又让心里有一点点好笑,能用一罐液氮解决的事情,偏要搞这么复杂。

突然有些怀念那个为450兆赫兴奋的自己,当时你只想完成这一件事。但此刻你心里不再只住着你自己,每个人都同时在跑好几个角色,你号称你是3GHz还能hyperthread,其实你知道你早已没了章法,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水来土掩的乱序执行。

但好在还有一块L3缓存,和你那些sophisticated的L1缓存相比,这里虽然慢,慢得就像曾经的赛扬300A,但却有一心一意的完整。

Read more »


《Old Man》是加拿大著名歌手,有摇滚变色龙之称的尼尔杨(Neil Young)在70年代专辑《HARVEST》中的一首歌。

Read more »

很好的国产电影,生而不得,死而不能,我们做着自己不喜欢却又迫不得已的事情,抑或是喜欢而又不能去做事情,活着,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活着。如果,每个人都有个按钮,只要按一下,就可以没有痛苦的离开世界,那么,也许更容易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吧。转念又想,对于我们这些无名之辈,找意义干嘛呢,也许寻找活着的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想起看过的一句话,出生,人们不知从何而来,却说恭喜。死去,人们不知去哪,却说节哀,生与死之间,却是节哀与恭喜轮转交替。偶尔的恭喜是支撑着我们走下去的动力。

无名之辈,确实都是生活中太常见太常见的小人物了。讲着纯正的方言,活在柴米油盐里,计较着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是他们,让我在他们或许有些荒诞的故事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见到了人性中最是温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