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是在像CPU一样活着

上一次兴奋到浑身发热,还是把赛扬300A超频到450兆赫的时候。身体如摩尔定律般长高,觉得距离1GHz只差一罐液氮,心里装着只有一心一意才能装下的事情。

记得那时看到一篇报道,英特尔说“到2011年的时候,我们都能用上10GHz的电脑”。十几岁的你笑这家美国公司野心不大,现在你说出这件事,只是想给大家讲个笑话。

2018年,没等来10GHz的电脑,也再也没有一心一意的机会。学会了MMX、SSE、AVX,TSX和AEX等十八般武艺,领导说你是“业务中坚”,其实你知道你只是个挣扎着适应环境的执行人员。

好在熟稔让你变得老练,打点好前端后端的各种关系,再低的IPC也可以不动声色。毫无指摘地把锅甩给温吞的硬盘,你想你可能明白了什么是sophisticated,就是心里只寻思自己那点14nm的柴米。

但越是老练越让你厌恶风险,你给自己加了iCache、dCache、iTLB、dTLB,IOTLB等各种保险,但每次分支预测失败还是要彻底打乱你的流水线。即便凭借经验已能做到99%的正确,却能又让你掉入Spectre的窠臼。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左右为难的时候,自己的窘样又让心里有一点点好笑,能用一罐液氮解决的事情,偏要搞这么复杂。

突然有些怀念那个为450兆赫兴奋的自己,当时你只想完成这一件事。但此刻你心里不再只住着你自己,每个人都同时在跑好几个角色,你号称你是3GHz还能hyperthread,其实你知道你早已没了章法,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水来土掩的乱序执行。

但好在还有一块L3缓存,和你那些sophisticated的L1缓存相比,这里虽然慢,慢得就像曾经的赛扬300A,但却有一心一意的完整。

avatar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