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做梦

活得年头多起来之后,很难再明确的回忆起某件事发生在哪一年。时间变得不再激烈,但往事却在交织纠缠,许多不可能的事还以为理所当然,而那些早已发生的事实却总需要确认再三。

这些事往往都发生在梦里。纵使过了做梦的年纪,也依然会有美梦,有噩梦,有能轻易按照弗洛伊德按图索骥的梦,还有一些不知所云得让人拍案叫绝的梦。但与年少时的最大区别,是有越来越多明知是梦的梦。在这些梦里,有不曾实现的愿望,有毋须弥补的过错,有仇恨背后的和解,有始终羞于开口的依赖,还有离开了却又回来的人,他们在梦里,有一场亲切的重逢。

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而不是真真正正的现实。所以这种梦做多了并不好,容易把梦境与现实混淆。同时,越多这样的梦,下次就会越早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可能每个人始终在梦中反复出现的都是那几件同样的事。

当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之后,以前会一下就惊醒,现在反而会摆摆手继续做下去,甚至闭着眼都能看到自己蜷缩在枕头里自嘲的笑容。既然又梦到这里,就这样吧。

更多时候,就只是“昼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者说,是那些起床之后蹲在厕所里能想起来搜索一下的梦。所有这些梦,在“周公解梦”里都能找出来好几个解释,有些能相互印证,有些凶吉完全相反。但不管怎样,看来大家除了明知是梦的梦之外,梦到过的东西都一样。在给解梦类网站带来几个点击之后,这些梦都在早高峰的时候统统被忘掉。

做梦同做爱一样,也是一项夜间或早晨的福利。我想我应该不会听从那些“每天只睡4小时”的成功学鸡汤而把这样的大礼买椟还珠。每个白天,从马桶上站起来之后就是战斗状态。要并线、要抢道、要甩锅、要争功、要倾轧、要离间、要摆脱已经发生的事,却又总要等待还没发生的事…

最后的结果就是,梦可以明知是梦,而生活却不知是否一定要是这样的生活。

花架
手绘

0%